Publication
publication cover

航空航天与防务产业转折在即?

Portrait of Manfred Hader
高级合伙人, co-Head of Global Aerospace & Defence Practice
汉堡办公室, 中欧
+49 40 37631-4327

首要关切:制造环节

调查结果显示,不出意外地,制造环节是航空航天与防务产业运营的首要关切。值得一提的是,产品战略成为今年排名第二的发展重点,虽次于制造环节,但在排名第三位、与制造环节密切相关的供应链之上。

鉴于民航领域并无新项目推出,产品战略上升至第二位这一结果乍看有违常理,但其实是受到防务领域产品战略重要性攀升影响。这一发现与防务预算增长的趋势相一致,也符合各军工企业正在开发新产品以期在持续上涨的防务预算中分一杯羹的现状。

民用市场:乐观持续,疑虑增加

有31%的受访业内人士认为,民用航空行业发展于当前周期中已近高点,会在未来3-5年开始走低,此数据可能预示着业内的市场情绪正在发生变化。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有33%的受访者预期生产速度将逐渐增长,并认为增长会得到原始设备制造商的良好管理,以迎合需求的变化。这部分被调查者认为,民用航空业将迎来长期增长的“超级周期”,跳过史上曾困扰民用航空业的每10年一次的周期性下滑。

另外,有36%的被调查者认为,行业当前所处的周期还有约10%-20%的进一步增长空间,但会在约5年后进入下行阶段。因此,共有2/3的业内人士预计增长会在未来5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内持续。

即便各方的市场预期不尽相同,但业内还是弥漫着一丝预感,认为行业发展的转折将至,目前稳定的行业增长可能将很快成为过眼云烟。由于未来行业是否会增长仍属未知,各公司企业将不得不慎重对待投资选择和发展战略。

防务市场:条件利好

防务市场行情明朗,增长势头强劲,行业领导者们一致认为欧洲防务开支削减已结束。有近90%的受访行业领导者预期欧洲防务装备预算相比以往将持平或有所增长。

由于航空和防务市场变化无常,消费者行为又难以预测,因此选择在民用和防务两个市场同时落脚会站得更稳。原始设备制造商需要后续市场业务,要有新开项目,也要有后备订单。换句话说,航空供货商应考虑投资防务,至少不应再对防务产业避之不及。

数字化:未知影响力

几乎没有业界领导者会否认数字化将在中期对行业产生影响。有超过2/3的受访者认为该影响已经存在或将在未来2年内出现。仅有2%的受访者认为在未来5年内,数字化不会对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有51%的受访领导者认为数字化仅会对净利润产生影响;18%认为数字化会对营收产生影响,即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和/或带来新的产品或服务;而31%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会对二者均产生影响。“只有”一半的受访者意识到了数字化的变革性影响,这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

数字化会影响客户需求,有相当一部分业界领导者似乎低估了数字化对价值链带来的风险。在当下的民用航空航天制造业,我们并未看到数字化的变革者,但我们看到行业正在发生改变,未来十年,变革势头会更加迅猛,雄心勃勃的新进入者将会给现有行业带来挑战。

我们预计,对于数字技术变革者而言,尽管行业进入壁垒较高,这一领域的变革性尝试将与汽车和航空业相当。对于新进入该行业的从业者而言,认证成本和相关要求是一个难以轻易克服的挑战,市场集中度是另一障碍。我们极力建议业界领导仔细审视整个价值链,找到蕴藏着巨大变革契机的领域,而非一味关注效益的提升。

工程重新部署

调查结果显示,尽管行业已经到了发展周期的终点,但工程成本有继续增加的趋势;尽管眼下还没有主要的发展计划,但总体研发费用在增加;就如何转变工程部门而言,变革性的思考还未得到充分重视。

整体而言,行业的研发投入会有小幅增加,未来的研发开支趋于稳定。具体而言,原始设备制造商的研发投入通常在2%-6%之间,研发投入在2%-4%区间内的数量最多。一级和二级供应商似乎在大幅度增加其研发投入,但二者之间仍存在差异:一级供应商研发投入的比例大约在2%-4%之间,大约3/4的二级供应商企业研发投入已经超过4%。

这凸显了供应商在价值链上所扮演的不同角色。一级供应商更多扮演起整合者的角色,而二级供应商则肩负起了大部分的创新职责。这一结果也显示了原始设备制造商将创新往下游推进。然而,根据我们的经验,这样的发展也并非没有风险。

Think Act

航空航天与防务特刊2016

{[downloads[language].preview]}

2016航空航天与防务管理问题特刊

available in
Portrait of Massi Begous
合伙人
巴黎办公室, 西欧
+33 1 5367-0935
Portrait of Robert Thomson
合伙人
伦敦办公室, 西欧
+44 20 3075-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