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post
罗兰贝格大中华区CEO戴璞: 美国能源话语权提升但存变数,中国应加快推进天然气替代煤炭

罗兰贝格大中华区CEO戴璞: 美国能源话语权提升但存变数,中国应加快推进天然气替代煤炭

Portrait of 戴 璞
高级合伙人, 大中华区执行合伙人
上海办公室, 东亚
+86 21 2203-7861
2019年4月10日

英国石油公司(BP)4月9日发布《BP世界能源展望(2019年)》,报告表示世界正面临双重挑战——全球经济持续增长和繁荣需要更多的能源支持,但同时也需要更快向低碳未来转型,这是未来二十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BP指出,中国的能源结构正持续演变,其中煤炭占比将从 2017 年的 60%下降至 2040 年的 35%,同期天然气比重将翻一番至14%,可再生能源占比将从 2017 年的 3%增至2040 年的 18%。

《展望》还指出,全球能源生产结构正在转变,在“渐进转型”情形下,石油、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驱动美国能源生产显著增长。到2020年中期,美国将贡献世界上最多的能源产量。此后,随着致密油产量见顶并逐年降低,美国能源产量增长将会减慢。

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大中华区CEO戴璞(Denis Depoux)近日就全球能源格局、能源转型等问题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他表示,美国正在通过“页岩革命”极大提升在全球能源市场的话语权,而欧佩克(OPEC)和俄罗斯对国际油价的影响力则正在减弱。他同时指出,中国在能源转型上取得了巨大成就,不仅在煤炭领域采取措施,还对可再生能源进行了大量投资。当前,中国应加快推进天然气替代煤炭。

美国的“石油武器”回来了

《21世纪》: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指出,美国有望自2020年开始成为能源净出口国,这将对国际能源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戴璞:美国在2019年就会成为石油净出口国。2018年,美国已成为最大产油国,领先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并很可能在今年继续领先。这主要归功于页岩油的开采,不久之前,美国还是完全不出口石油的进口大户,直到2015年前任总统奥巴马解除了石油出口禁令。

美国还是最大的石油和石油产品消费国,日均消耗量超过2000万桶。最大的石油消费国成了净出口国,这无疑会带来重大改变。首先,美国的“石油武器”回来了。它上一次被使用还是在二战时禁止对日本出口石油,这最终使美国将石油作为地缘政治和外交中的武器。

此外,短期影响也已有所体现。俄罗斯已经感受到了压力,因为美国并不在乎俄罗斯是否通过减产限制石油供应,尽管这在10年或20年前还非常重要。对于沙特来说,尽管它不是最大的产油国,但仍是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因此仍然在该领域握有较重的话语权,但美国正在从欧佩克(OPEC)成员国和俄罗斯手中重新拿回大量的话语权,通过“页岩油革命”极大地提升话语权。

不过,从细节上看,美国目前提升的是轻质原油产量。尽管需求目前并未下降,但未来将会减弱。轻质原油主要用于化学产品和塑料,随着全球范围环保运动的推进,对轻质原油的需求将会停滞。需求继续增长的则是重质原油,它主要产自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等OPEC国家。所以,美国会继续进口石油,其绝大部分炼油能力都依赖于重质原油,和全球其他地区一样,美国也仍在对炼油大量投资。由于对柴油、汽油产品的需求存在,全球重质原油的需求将持续。

尽管短期不会(出现),但也许10年内美国轻质原油的产能会与市场需求出现错配。美国正在获取的大量话语权未来可能存在变数。

相较于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变化也许会更加显著。美国已是重要的天然气出口国,页岩气价格非常低,这意味着美国正在给全球天然气价格带来显著影响。目前进入亚洲的天然气合约,要么大量直接来自美国,要么价格深受美国影响。随着美国对该市场影响力的上升,人们已倾向于认定天然气价格部分取决于石油和美国天然气的价格。

中国应加快推进天然气替代煤炭……中国拥有巨大地缘政治影响力和购买力,所以继续鼓励使用天然气依然是相对安全的。

中国能源转型进展显著

《21世纪》:全球经济增长对能源的需求不断上升,同时又要求碳排放不断减少,要解决这一矛盾,关键是什么?

戴璞:能源需求会继续上升,石油需求也是。中国正在驱动这一需求的增长,此外亚洲、非洲的新兴市场的石油需求也在上升。我不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石油需求会出现下降。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关注环境,这包含三个层面。

首先是提升能源效率、降低能耗强度。如今已有许多可以优化能源使用效率的技术,例如欧盟已经禁止使用卤素灯泡,转而使用LED和其他能耗低10倍或15倍的产品。

第二则是交通电气化,这将是主要趋势。中国无疑是该领域的领导者,在控制污染和碳排放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这也需要发电领域的同步推进,要逐步摆脱煤电,否则就会是清洁能源汽车在使用不清洁能源发的电,无济于事。天然气发电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我看来,这需要政策的推动,如今中国和欧盟都在正确的轨道上。在美国,即便是联邦政府已对此不感兴趣,但在州和市政层面上,美国依然在进行着诸多尝试。美国50个州中至少有35个支持清洁能源的使用,还有能效的提升和能耗的降低。满足能源需求的不断增长,同时应对气候变化,这需要全球领导人的承诺。

《21世纪》:如何评价中国在能源转型上的进展?

戴璞:中国取得了很多进展。中国、法国和美国曾经合力推动《巴黎协定》诞生,但如今美国已经退出该协定,也有其他一些重要国家决定不执行该协定,这令人感到遗憾。但中国坚守了承诺,尽管并不容易。

中国从煤炭入手,在过去几年坚定地降低煤炭消费。煤炭在中国一次性能源消耗中的占比也从2015年的62%到63%,降到了2018年的低于60%,尽管只有几个百分点,但这已是巨大的进步。中国为此进行了很多努力,包括停止新建燃煤发电站,以及对旧型电厂进行现代化升级。

但现在中国经济面临压力,进展也有所放缓,关闭煤矿生产线、停用火电站意味着大量工人需要新的工作岗位,这一转型势必艰难。但是自《巴黎协定》签订以来,中国在煤炭领域采取的措施和对可再生能源的大量投资,已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依靠补贴的鼓励,中国可再生能源产业成长迅速,在风能和太阳能领域都取得了巨大成就。当然,这也耗资巨大。中国和数年前的欧洲、美国一样,已削减了补贴,这是积极的,但产业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

我认为中国应加快推进天然气替代煤炭。全球天然气储量丰富,当前供过于求,是提升天然气用量的绝佳时机。从全球市场看,美国、澳大利亚、东非地区都出口大量天然气,中国又拥有巨大地缘政治影响力和购买力,所以继续鼓励使用天然气依然是相对安全的。供应安全可能被过度担忧了,中国受困于此的几率不大。

能源行业正在经历一场技术革命,除了设备的进步,软件上的优化也同样促成了风能和太阳能价格的下降。

技术进步催生新趋势

《21世纪》:你认为科技如何影响能源领域?人工智能(AI)在能源领域有何种应用?

戴璞:从上世纪90年代到新世纪初,能源行业在技术上几乎没有什么突破,但随后页岩油和页岩气改变了一切。此外,归功于创新和技术进步,可再生能源价格大幅下降。数字化也使对可再生能源周期的管理成为可能。能源行业正在经历一场技术革命,除了设备的进步,软件上的优化也同样促成了风能和太阳能价格的下降。

AI正在能源行业显现出重要性,虽然与自动驾驶、消费电子领域的应用相比仍然处于早期。依托数据和算法,AI能够通过优化需求管理节省能源,例如把室温调节至最合适的水平。AI在管理不太稳定的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上也有所作为。此外,AI还可以基于数据对发电设备和电网进行优化。

《21世纪》:已有多家国际石油巨头陆续投资电动车产业链,尤其是在充电环节。如何看待这一趋势?

戴璞:石油巨头投资充电站是因为预判到未来会有很多电动汽车(EV)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上路。如果继续只在加油站出售汽油等产品,将在未来失去市场份额,而在已有的加油站网络上添加充电设施也较为容易。

但这也并非简单的决定,因为目前充电设施不怎么赚钱,也还没有人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这更多是关乎抢占市场份额,今天在这里加油,明天就会在这里充电,同时也会买一些饮料、餐食,这对零售站来说会是一个不错的商业模式。

对于石油巨头而言,他们也感受到石油需求将会下降,因此需要通过投资实现业务多元化,这包括任何和出行相关的潜在业务,例如可再生能源、储能等。因此他们首先投资的是天然气,然后是电力,充电站也是电力价值链的一部分。

本文全文首刊于《21世纪经济报道》